菜单

程序员的受想行持

2019年1月11日 - 生物学

法学、佛学的做到之外,唐僧表哥玄奘是个伟人的文学家。《心经》名句,“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后秦·鸠摩罗什译文中多了这一句,可以互参,“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
(玄奘把这句拿掉是大有道理的。搅脑浆的绝不。)

受,就是触发、接受。

想,就是思想。

行,就是普及。

识与受,现代语义解释起来稍有点难分难记,遂依照另一常用语“行持”,把识改为持,长久保持的情趣。

这是一个人对任何事物的普遍的认识规律,完全可以从佛经里抽出来,做健康管理的基础理念。

*~生物学,~~*~~~*~~~*

分割线以外是前些天投稿被拒的情节。今天,我说招人难,做点有含义的事真难,心都掏出来了,掉地沟里。天赋程序员说我矫情,哼。一通解释,最终自己哀叹中国公司要国际化得猴年马月,他说嗯,中国人的毛病就是爱省钱。今日晚上,又出了另一个意外,我以为招到的一位程序员来持续(不是她的题目)。程序员的玻璃心就是我为争取他写的信扩大出来的。我本来知道干什么本稿被拒,急就章,为标题写作,窘,所以来改。集团会建网站,这儿要写多少软文,多少广告做不可。简书上的意中人不可以怠慢了,在这边可以直抒心臆,管他政治科学与否。政治,集团政治,总是让自己脊柱发凉。高考前的一礼拜放假在家,本来应该背政治的,我偏偏在楼下租书店撞到一套四大本的约翰(John)Christopher。结果政治考了57分,总分可以上复旦,但规则上一门不及格是可怜的,高中校长倾力帮忙,最终上的如故东京(Tokyo)南开资料科学。十几年后,在硅谷碰着我高中的暗恋,才知道她搬家去甘肃岛将来考的北大材料科学,心里登时为这TMD几分@#¥%……&*~。微笑着祝福他去东部与待产的爱妻团聚,“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呵呵,经过丰硕多的错过,会回升这种心思,“你随便做出如何决定都是最佳选项”

回头讲一讲几年前我怎么采用中医,摈弃一份貌似在大商店前景不错的软件工作,迄今让大人担心。每一回他人问,我都说原因很多,xxx,今日说这条,今天说这条。沉淀了几年后,还不如说中医吸引了我,采纳了自己。完完全全一个受、想、行的经过,真真切切地体验对人的眷顾。

读那么多医书,喉咙疼,白暴发。常人道,珍视得好的中医才是好中医;自嘲曰,没有白发的医师不是好先生。真正能扶助我心中的是中西两位哲人的两句话。我在match.com上的私有介绍也是围绕着这两句话展开的,有幽默感的人应当看到,说的跟dating这回事也切合呢。

“Life is short, the art long; opportunity fleeting, experience
fallacious, judgment difficult.”

“生命短暂,医艺漫长,病机转逝,经验可谬,判断实难。” 希波克拉底文集 –
格言

古希腊精神最完美地显示了人类童年时期的妄动与开展,激发的是人命意识、人本意识。希腊的荣耀在于自省的和外延的法学。德尔斐阿波罗(Apollo)神庙的墓志“认识您自己”,永远是小心每个人的良药箴言。希腊文学强调身体小宇宙和大宇宙的关系,尤其是健康身体与协调自然界的一般,与中医经典的养生思想如出一辙。

自远古过后,中国教育学最大的孝敬来源对部分根本传染病的探讨,时疫就是络绎不绝变化的风行急性传染病。西医疾病史也平时提到人类社会进入农耕时代未来面临人口新增,群居至城镇化,人畜接触等等因素带来的各样疾病,如伤寒、痢疾、疟疾、血吸虫病等。风寒感冒也会死人,因为流感病毒变异之快,是梅毒、肝癌病毒都没有的。

北周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对外感时疫的医疗形式早于西方抗生素类药物的产出1700多年。据医翻译家考证,张仲景时代的伤寒病,紧倘若暴发在西夏末年的几回大规模流行病。这对中华千年来说人口的康乐,作为四大文明古国唯一连续发展者,其重大意义至今不为西方农学界所认识。在农学史相比探究中,西方人看到中国比印度、Babbitt伦等南梁工学迷信成分少,更有独立理论序列,但有点仍混为一谈而轻视。

宏大而骄傲的古休斯敦名医盖伦曾自述,“我,独自一人,揭破了文学的真实性道路。必须认同希波克拉底已经探了路,但本身让此路可以畅行。”他的路有点已被西医遗忘,比如脉学。盖伦直到晚年才感觉到到脉搏的精深之处,并以为手指按压动脉不如多点轻触。他把脉的习性划分为十类,脉的长、宽、深度,快慢,软硬,虚实,冷暖,节律、停顿和生成,手感等等。从中医脉学世代累积的硕果来看,以其一人之力能概括得如此系数,堪称奇才。在不调查希腊文或拉丁文的图景下,仅靠印度语印尼语文献不可能获知她的脉学是何许帮衬诊断的。

相比,与盖伦同时代的张仲景已经完备地提议了脉证结合的六经认证诊断学。在治疗学上,比起西医的放血和泻剂为主,和中医当时的下法为主,伤寒论推崇汗法,迈出粗工暴法之流,为孔仲尼。从元明之后,历代医家不断使用伤寒论的方药和辩论框架,渐渐形成了经方派,著述甚丰,并传播海外,日本的“汉方”理学也是近代领受西医以前的主流理学。吉益东洞《药征》探究伤寒方的“据症遣药”,让当代的东瀛我们惊讶:“真了不起,这简直就是总计机程序。”

张仲景生前官位不高,并非专擅医业,身后又落寞了一千余年,他从不曾盖伦式的展现,只是慨叹世人“进不可能爱人知人,退不可能爱身知己”。他在炎黄经济学史上臻术、法、道之至境,足可以担此美誉—“让管艺术学之路可以畅通无阻”。

从历史学、理性、心灵的所有被中医深深吸引,欲探其真谛时,碰着阻力重重。现实是本人上班累个贼死,学医道路漫长,孩子尚且年幼,何人来养家糊口。当时姑丈说要是自己18岁去学医,肯定没问题,现在半路出家,太晚。后来又说工学难搞,多下点功夫在营养上。即使去卖这个骗人的东西,我真不用学医了。其实18岁学医的冯唐,不也就从《万物生长》写到特diao的《不二》吗,金线长得可以做茧了。从来是宝贝女好学生勤奋员工勤勉小姑的本身,终于任性了五次。

这天开车回家时正对老年的一刹这,一片异云晃得自己一惊,好像一只大鸟从乌压压的山麓往外飞,慨叹天意。师问,”是何天意?”
“我也不理解,就是勇气特壮,不必顾忌太多,飞吧。” “嗯飞翔吧 倘诺你要的话
总有一块天空是属于您的” 老姐说:不错!
人生匆匆可是几十年,心境最要害,你有什么样的心绪就会师到什么样的景色,我们要做的只是力争人生旅途不留遗憾!

故此有诗留念。

云山夕照 惊见苍鹄

展望弗及 于飞于归

言告师氏 曰飞曰飞

道远式微 于以求之

三伯查出精囊炎的时候,师父的看法是“祛邪为上”,修硬件放心交给西医。术前坐在同济放射科助教办公室咨询的时候,前一位病人是早产患者,没利用西医治疗,去吃了一年中药。助教应口一句,“中医这不就是娱乐性的。”(@nutsu,真有人说中医是万能垃圾桶吗?“对于自身一个西医来讲,中医是潜在的如同外星生物一般的神存在,也就代表不能解释。我认识的西医里也分为两个派系,一派是对中医漠然置之,完全无用派。另一头是中医万能垃圾桶,所有无法解的难题都找中医来搞定,表面上是找了其它一个格局治疗,其实是推脱自己治不佳的权利部分出去。”)看来中医的娱乐性正在被无穷无尽地付出啊,但其他一位被两边推攘的病人都笑不起来呢。

中医确实是接众多西医百般折腾看不佳的患儿,治疗效果看病种,也看医务卫生人员。一位应聘的女孩子,寻医问药几乎跑遍日本东京整整关键专科医院,301医务所一向说他不可以有儿女。两三年后,被介绍的一位老中医主张了,只用了半年,孩子各项都很好。但中医里又爆发六个派别,一曰遁甲派,有论争不尊重作答,我只说自家的伏羲八卦,一曰西医无能派,我伤寒派几副药就治好了。前者被方舟子骂不还口,后者代表有美利哥的倪海厦医务卫生人员,虽治人无数,言必贬西医,言行一致,自己患肝硬化坚决不看西医,59岁英年早逝。今日又见到一篇罗胖的“你干吗还信中医”,固然以偏概全逻辑幼稚,不是中医的确实对手,我们少不得要反扑。(参看徐文兵“我们为何认可中医”
,韩德强“中医是怎么样被淘汰的” )

创业以来看各个网文,凡是有价值的都禁得起时间考验,反之亦然。法学是人类文明初期即存在并独立出来的学科,历史比科学要早得多了。网友给自身的评论
“中医跟程序员的关系就是:一个是最不科学的,一个是最正确的”。回复:“看看自己的头像就明白,这两个的涉及是很深层的。”
中医是超科学的,阴阳的说理是meta-framework,可以生出子子孙孙的frameworks。现代的中医应用当然要利用一些电脑科学的工具和章程。完全可以统一,何来相持?我们来看望亚里士Dodd对知识(科学)的典故分类。前四个好明白,理论的和实用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有趣的是第三类,农学和建筑类,
productive词意丰饶的,生产的,姑且翻译成生发的,本就不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能涵盖的。

为啥要说理?真理越辩越明。我给IT同事、工程师们看钱老的篇章,说把金木水火土用αβγ代掉,了然得更不易。中医看病既有metaframework,又有生理病通晓剖,有不如西医细致处,又有超出处。更何况临床工学是个缓解问题的行当,医务卫生人员的逻辑五花八门,末了也得有验证。这么说我们基本能接受。
咱俩常跟信中医的患儿和中医粉讲,中医里到处都是坑,微信圈里的养生帖跟心灵鸡汤一样可厌。跟不信中医的人又讲,中医里有很多法宝,应该怎么科学养生。师父说,让错误流传,这就是误尽天下中医,把中医都误光了,同意把病人都误了。这拨乱反正的职责很重啊。

世家还记得《少林寺》最终一个画面吧?

像剥皮鸡蛋一样嫩的杰叔被问,“尔今能持否?”

[牧羊女泪光盈盈,愁眉闪过]

吸气,闭目,合十,“能~持~”。

*~~~*~~~*~~~*

蒙太奇切回正题。具体来说,在大家的正常平台上,普通患者能够触发到通过我们继承思考整理的中医经典和基本文化。对本人体质和亚健康状态,小病,慢性病,中医拿手的疾病,有仪器可测的确诊和参考,提供直观且理性的认识。再增长食疗和中医药的调停方案。达到不去诊所,也有“家庭医务卫生人员”帮衬的效能,节省大量时间金钱。在现代人忙勤奋碌的办事与生活中,扩展人性化的一环。这也是西方方兴未艾的personal
medicine风尚。可是西医假若走基因测序的路,为你量身定制一颗药就要10万比索。中医,望闻问切,切就是把脉。我学西医的同班说,你们把脉就一定于大家一放射科啊。中医的简短和飞跃,不管从系统工程学,生物学,文学,心思学,社会学等各方面来看,都是很神奇的。所以钱学森先生在80年间末就在研商人体科学,写出了《论开放的纷繁巨系统》一文,提出了难得的探讨方向,可惜当时的中医界无人接过这个火炬。

在大地范围内互联网医疗如火如荼的明日,作为主流文学的西医正在探寻各类商业格局来发展壮大,中医直接是处女秀,从小农经济的经纪情势一步跨到互联网和大数额平台,不管是技术或者宣传方面,既有欠缺,又有可供挖掘的惊喜。正因为大家传的是天道,它在各个原生文化里都有炫耀,有表达。中医这一个看起来中国故里的东西,有很强的再生力–传传灭灭了千百年还在,也非常有传播力–全世界各大洲各大国都有中医的一席之地。在美利哥,尤其是加州,中医密度高到世界超越,2014年加州三千八百万总人口,一万五千名注册中医务卫生人员,平均每万人负有39名中医。中国十三亿六千万人口,执照中医不到37万人,平均每万人有所27名。(当然大家不通晓大陆有多少并未执照的中医,政治不得法的命题。)

先天开会,讲到太一,也就是北斗星,是在35000-2000年前在欧亚大陆传遍的一个标记。佛教的万字就是北斗七星旋转出来的符号(纳粹的也是一个变种)。先人观看到阳光月亮都在转悠,所以把紫薇北斗当成中天的定标,中国的古天经济学比我们想象的更提升!法国巴黎机场的一个仿张衡浑天仪模型就超酷啊,这么些发明比西方早一千多年。我对大师说,越来越觉得大家是在做一个文化集团了,还是可以国际化。师父说,是呀,犹太人多牛,到哪他们犹太教都是克外人,就到中国,被我们给克了,六安的蓝帽回回(犹太教)老rabbi,会占星,会风水,还会中医,犹太教也不传了。在座皆捧腹。

PS:心思学期末考,描述西游记六个人的人品特性。悟空是多血质,悟能是胆汁质,悟净是粘液质,毫无问题。呵呵,师父嘛,在各个影片书籍里被搞怪,面貌差距太大,我真切不记得他有多娘,依旧给她归了个粘液质。其实西游记原书里,唐僧被写成了个抑郁质,即便“做事坚定,能克制困难,但相比较敏感,易受挫折,孤僻,寡断”。真实的玄奘念着心经,凭着超常的坚决,九死终生抵达西天获取真经。

PPS:我就是三徒弟,挑担子的行事。师父送的水晶骷髅头乃我家标配。:)

PPPS:我要好认为九型人格(enneagram)比希氏遗风四型粗分好,也有千余年历史,比近代的十六型人格等等有内涵。留待专文介绍。

PPPPS:有读到此文的程序员请转发,万一击中哪些中医粉程序员,共同创业,功德一件。geamanda@163.com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