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开卷三札生物学

2019年1月15日 - 生物学

一、读《新美南吉·二零一八年的树》

第一,从鸟儿寻找大树这条线索来看。鸟儿一步一步,从树根到树干、细条、火柴,直到见到「火柴点火化成的灯火」,大树渐渐从有化为虚无。一方面我们能够看出小鸟重视几个人的爱侣之情,对恋人做出承诺自然履行,不会基于外界因素违背承诺,这告诉我们人要有信,人无信则不立!另一方面,咱们从最后一段「唱完了歌,鸟儿又对着灯火看了少时,就飞走了」,能够稍微看出作者似乎在借鸟儿的所作所为,讽刺人类乱砍滥伐,不仅毁掉了花木,也毁掉了自然环境!人类即便继续乱砍树木,人类会不会像大树一样没有不见,只剩余孤零零的「树根」呢?到时又有谁会为全人类清歌一曲呢?

第二,从生物学角度来看。伐木工的所作所为,在大势所趋程度上反映了自然法则:物竞天择,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大树的确是冰释了,不过它可以说是「死得其所」!天生我材必有用,大树的「材」变成了「火柴」,大树的「灯光」为全人类带来了光明,带来了温暖!

其三点,从树与鸟两方来看。自身觉得伐木人或者说整个人类真的非凡无情、自私,为了满足自己的欲念,破坏了树与鸟多少个好伙伴,让它们生离死别。在我看来,万物皆有灵!就像人类一样,树与树之间也有「树语」,鸟与鸟之间也有「鸟语」,只是我们人类听不懂而已!我们人类在看树与鸟的同时,也正如树与鸟看我们人类一样!俗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本身觉着「草木皆有情」!大家人类无法处在大自然的争持面,以一个「打败者」的姿态对待万物,我们要做大自然的意中人,我们人类必须与宇宙和谐相处。

二、关于魏晋农学为中华自愿农学之始

鲁迅1927年在《魏晋风度与篇章及药与酒的涉嫌》中提及;不过钱穆在民国十一年,即1922年。在自传兼回想录《八十忆双亲•诗友杂忆》中关系武天皇《述志令》及三曹在中华经济学史上的与众不同地位,已经谈到建安管艺术学的关键、划时代性,其军事学之表述有独立性与自觉性。因而可知,袁版经济学史的第二卷讲农学自觉的率先个注释该添上钱穆并放于鲁迅从前。

有关缘何会暴发如此的缘故:其一当时新旧两派论战,钱穆几乎一贯不到庭,一生致力于中华价值观文化的传播,可以说是礼仪之邦传统文化的授命者,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其二钱穆以历史知名,教育学谈得很少。其旁人可能没重视,并且《杂忆一书》是钱穆80岁时在青海写的,所以并未流传过来;其三钱穆在新中国起家前后流荡到香港(Hong Kong),之后到海南定居……

三、关于「叶音」

刻钟以至大学学习古诗词的时候,老师总会给大家强调「某字该读为某音」,没上高校前,对此也从没加以关注,只是在心头存了一些多疑。上大学,老师又来强调,于是去查了古今字典,几乎无此读音。学了王力唐代普通话将来更是直言「叶音是不对」的,于是「叶音」就径直刺在自家心里,明天把它拔了。

看了20几篇散文,他们关于「叶音」的见地大致如下:

「叶音」就是史前的「本音」;

「叶音」为了押韵,使诗词读起来更为百步穿杨;

「叶音」是「为了押韵」擅自改音,古时没有那些音而强为之;

远古或者有其一音,现在并未这么些音,改为古音……

问题:

以此,注音者不是「古人」永远不会全盘领会古音,那已然了不会正确。

其二,古音是儿孙依据前人仅存的少有文献总括预计出来的定论,这已然了不会正确。好比:前些天你去做问卷调查,100份问卷,其中80人赞成你的理念,此外20人不以为然你的视角,于是你依据大部分理念得出了有的结论。

(当然没这么夸张,只是其中的推理论证过程如是,杂文有时就是这般)

其三,韵脚的字或者判断错误或有失韵脚字,依据错误的字而「叶音」。

其四,这一个中还要夹杂过多「方音」的问题。

其五,时代变迁等等外部因素的震慑,某些字音必会跟着变动……

其六,古诗词在最起头的时候都是需要唱的,歌唱时有时为了配合心绪的变化是足以把字音加以改变的……现在有些歌手本来歌词不押韵,唱的时候强行押韵使其和谐。

终极,现在华语中的语流音变问题和这仿佛,一些词可以依照后边字的字音作出相应改变……

……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为什的是「错误的」那么几人还在坚定不移不懈?

生物学,本人觉着是出于「习惯」的案由。

六朝时就有人改读诗经,孙吴朱熹又来「叶音」说,四书之后又成为士子考取功名必读书目,代代书面加口耳相传,众人几乎已经熟视无睹。

万一它是错的,这流传下来的书籍就要重注,很辛劳,挑衅正统。

比如说:气氛的「氛」字,按现代粤语词典该读阴平(一声),然而生活中大部分人习惯读为去声(四声),我想若干年后也许就会把一声改为四声。

又如:遵照现代闽南语粤语,「模样」读为[ mú yàng ];而西魏读为 [
mó yàng ]。
是因为习惯原因,现在几乎很大部分人都读为 [ mó yàng ]。

又如:某次看一篇作品,说「中国不是华人」。尽管「炎黄」虚无缥缈,是一种传说,大部分人觉着他俩唯恐没有那么神,于是揣度他们也许是五个群体的主脑,因而大家就变成了「炎黄子孙」。不过那篇著作却说「炎黄」根本不设有,自然我们就不再是中国人,于是那一个高校派探讨者就坐不住了,相继写文批判这篇著作。

万一这人是对的,三代以上的传说就需要重写,牵一发而动全身,三代以下的大队人马受此影响的文化就需要重筑。本田已受此文化熏陶几千年……就像一个人终身坚定不移的笃信,到头来发现是错的,令人难以置信人生!

故而我以为今后西汉经济学教授再讲:

车、斜、乐、也……等字时,

有道是变「某字该读某音」为「这些字古时注家为了押韵改读为某音」;

但我们前天用粤语读就够了,即使你愿意也可读叶音。俺们只需要领会有这种情状就够了,存而不论。

学生在听了这句话之后:

如若他对此感兴趣,就会协调去查相关资料;

设若不感兴趣,就让它随风飘去吧……

修改定稿于18年0十二月14日08:15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