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矿物质B1的觉察与脚癣病

2018年12月29日 - 微生物

胡萝卜素B1的意识与白屑风病

微生物,作者:龙哥

http://www.scipark.net/2012/11/%E7%BB%B4%E7%94%9F%E7%B4%A0b1%E7%9A%84%E5%8F%91%E7%8E%B0%E4%B8%8E%E8%84%9A%E6%B0%94%E7%97%85/

前不久,@中医李刘坤在博客园上称“中医认为,任何物质均由阴阳五个部分组成,如植物种子的外皮属阳,里面的一部分属阴,二者组合,方为一物。若我们长时间光吃里面的一对,或光吃外面的一些,就会因营养不全而造成营养偏差,进而使身体的生死失调,导致多种病症的发生。”众多网友建议阴阳理论是大错特错的,并批评李中医用现代管农学成果粉饰中医歪理。李中医辩称:“我宣传让多吃点带皮的粮食,不知何罪之有,有的人竟是大加打压,甚至相互串联,集体出动,加以围剿。”面对网友的明朗批评,李中医不敢再提阴阳学说,却将网友批阴阳偷换成打压“多吃带皮粮食”,如此构陷令人不齿。几乎拥有的中医在争鸣中都循着同一的门径,撒谎、造谣、栽赃、耍赖、扣帽子,可见中医最重点的题材已经不是毋庸置疑与否的题目,而是道德败坏的题目。

李中医所说的“多吃带皮的粮食”有益于正常是被科学反复验证的事实,早已成为现代医学和营养学的基本知识,也是无数人都领悟的生活常识。但以此常识与中医的生死存亡毫无关系,在现代法学进入中华前边,无论是中医界还是中华人常有都不知情谷物外皮中有什么样物质,中医只好泛泛地说外属阳,但到底怎么是阳却一直说不清,有怎么着便宜更是一无所知。中医只可是是窃取现代科学的名堂来遮掩自己的无知和愚昧,许多正确成果日常被编造成几千年前中医就通晓,但不能抵赖的实情是,某项现代管历史学的成就进入中国随后,中医毫不客气地拿来就用,完全无视祖宗数千年传承下来的“博大精深”。

所谓“多吃带皮粮食”的道理并非如李中医所言“植物种子的外皮属阳,里面的局部属阴。”而是因为谷物的面皮富含三磷酸腺苷B1(也称藻多糖),现代文学已经有无可反驳的证据注解,蛋白质B1是体内生化反应中的一种关键辅酶,参与体内的氧化脱羧反应,缺乏矿物质B1会影响体内糖的有氧分解,从而导致神经社团供能不足,最后致使慢性末梢神经炎等病变。那多少个生化和生理过程并未阴阳学说所能解释。而且类脂B1不仅存在于谷物外皮中,在肉类、豆类、蔬菜中也有一定含量,只有在漫长食用去掉或磨损了外皮成分的谷物和麦子,并且食物相比较单一的状况下才会导致阴囊湿疹病。阴阳学说是中国古人粗浅的认识方法,远远不可能表达食物成分与正规这样复杂的生理生化现象。

在打听类脂B1事先,首先需要分清酒渣鼻与湿疹病的分别。酒渣鼻是大规模皮肤病,是真菌感染足部所致,重要表现为瘙痒、水泡、糜烂等。红癣病,英文名为Beriberi,其名来自斯里兰卡最大中华民族僧伽罗族的言语,也是斯里兰卡的官方语言,意为“很是虚弱”。中医命名为“红斑狼疮病”是通俗描述症状造成的繁杂,只知症状却不可能归结成疾病序列是中医的优异特征,在这或多或少上中医远远滞后于任何民族的传统经济学。人类对白屑风病和甲状腺素B1的认识是逐步提升的,过程也是绵长和困难的,绝不只是是古人对症状的含混描述。湿疹病的重要症状包括水肿、外周神经感觉缺失并麻痹、长时间活动不便、心脏肥大、心力衰竭等,严重者可引致肌肉萎缩和全身性衰竭综合征直至逝世。

白屑风病是曾经造成人类巨大痛苦和长眠的病痛,是全人类农学史上紧要的毛病,也是造成南美洲人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毛囊炎病重要暴发在长时间以精白米为主食的南美洲地区,以及以木薯为主食的撒哈拉以南的一点南美洲人流,其它还广大于饮食单一的犯人和海员。非洲的稻米文化与手足癣病有着直接的联络,经过精美碾磨的水稻会损失大部分果胶B1;烹饪形式也会招致蛋白质B1的大量损失,比如反复淘洗会损失很多,此外有些地点的人做米饭时先将稻米煮到半熟再捞出来蒸,而煮米的水却废弃不要,那样的白米饭中类脂B1的含量已经所剩无几了。矿物质B1是水溶性的,在加工和烹饪食物时很容易损失,在体内也很容易排出而不便于囤积,同时也很少有超出中毒的面貌,这些都不是中医的阴阳学说所能解释的。

18世纪初,大英帝国先生记载了在马来亚发出手足癣病的情景,有12%的人患耳湿疹病,其中五分之一已故。1905年的日俄战争期间,有2万名扶桑士兵患毛囊炎病,使得战斗力大为缩小。在中国南部,喉癌病也从来是一种严重威逼人们生命的病魔。与贫乏膳食纤维C导致的坏血病一样,带状疱疹病也是不良饮食造成的。但特别时候的医道还只略知一二食品可以提供蛋氨酸和能量,根本不知道存在碳水化合物这类物质。当然,糖类也无法被中医的阴阳学说所认识。维生素B1存在于肉色蔬菜、肉类、豆类和种子的面皮及胚芽中,一般景观下假若维持膳食多样性就不会缺失类脂B1。现在白癜风病多发于母乳喂养的新生儿窒息儿,因为有些哺乳期才女因各样缘由饮食单一,母乳中不够血红蛋白B1。其它,短时间饮酒者也每每会缺失生物素B1造成牛痘病,因为酒精会妨碍木质素B1的收受和存储,并且酒精在体内的代谢也会耗费较多的蛋白质B1。时至前日,在东东南亚和中国南部,酒渣鼻病仍旧爆发。

矿物质B1的觉察不是简单的事,确定牛痘病并非细菌感染而是食物中缺少某种微量营养素需要确凿的证据,绝非凭空想象和臆测能做到。1885年,大澳大拿骚湾军军医高木兼宽相比较了北美洲水军和东西伯郑州海军的牛痘病情形,选取调整餐饮的章程,成功降落了东瀛水兵的红斑狼疮病发病率。但鉴于音信不畅,这一完了并未普遍为人所知。

堪称伟大的探究始于19世纪末,最大的功臣是荷兰王国军医艾克曼(Christ(Christ)ian
Eijkman)。艾克曼在印度尼西亚探讨欧洲广大的的手足癣病,由于当时普遍认为带状疱疹病是某种神秘毒素或微生物感染所致,从前她的同事一向想分手出这种物质或身患微生物,但始终不曾水到渠成,艾克曼接替了这项工作。他用现代科学试验的方法求证了不够某种物质才是耳湿疹病的病根,为此,艾克曼得到了1929年Noble(Bell)经济学及生文学奖。

首先,艾克曼用各类模式去感染健康的兔子和猴子,但兔子和猴子却都不曾生病,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艾克曼决定追加试行样本的多少来更为考察,他拔取了相比有利且容易饲养的鸡来做实验。他将一群鸡养在一个大的鸡笼里,不到一个月,所有的鸡都病了。艾克曼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带领致病微生物的鸡传染所致,但他并从未简单地做出结论。艾克曼又买了一批鸡,并且将每一只鸡隔离开饲养,然则这多少个鸡也病了。艾克曼认为整个研商所都被感染了,于是她将那几个病鸡放到新的地点去饲养。出乎意料的是,所有的鸡都好了,这让艾克曼大惑不解,究竟是什么样来头让病鸡痊愈了?

艾克曼主动去探听更完善的气象,通过与饲养员的交换,他发现了一个特其它消息,患病的鸡吃的是精白米,换了饲养地方并痊愈的鸡吃的是粳米。这种情形是一个有时原因促成的,可是艾克曼至极敏锐地抓住了这或多或少,臆想鸡患病与饲料有关。现在看起来如此的估量似乎很简单,但在及时却绝非易事。不持有创制思想、被传统所禁锢、只会循经数典的人不容许突破固有的惦记,这样的时机只属于持有正确精神的人。

艾克曼先导怀疑传染病假说,不过她从不草率地作出定论,也绝非在此基础上做出更多的不合理预计,他打算用坚固的证据来表明酒渣鼻病与饲料的涉及。艾克曼设计了一个试验来认可他的估计,这多少个试验之所以知名不仅仅是因为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凭证,同时也是对科学实验方法的优异贡献,并且为新兴的血红蛋白营养学钻探奠定了根基。或者可以说,艾克曼的尝试方法与她的名堂同样巨大。

艾克曼的11只鸡实验

艾克曼的试行包括四组共11只鸡。

率先组:一只病鸡二只健康鸡,喂香米。

其次组:六只健康鸡,喂精白米。

其三组:二只注射了细菌的鸡,喂粳米。

第四组:二只对照的鸡,喂籼米。

多少个星期将来,吃籼米的例行鸡、细菌鸡、对照鸡都很正常,并且吃籼米的病鸡也痊愈了;不过,喂精白米的八只健康鸡却都病了。随后,他给这三只病鸡喂籼米,结果也都痊愈了。重复实验的结果仍然这样,红癣病并非是细菌感染而是精白米所致这一客观事实就如此被艾克曼的试行表明了。

艾克曼通过更加的试验注明,正是因为精白米不含米糠(谷皮)才造成了带状疱疹病,米糠中应当包含某种物质,艾克曼称之为抗急性鼻出血病因子(anti-beriberi
factor)。艾克曼还表明,吃精白米的鸡即便同时吃生肉也不会生病,后来有人注明牛奶与生肉有雷同效果。假设遵照中医“外属阳,内属阴,阴阳平衡”的所谓理论,恐怕只可以把米糠奉为神灵了。艾克曼的贡献不仅仅是发现了米糠与白屑风病的涉及,在法学立异的含义上,艾克曼颠覆了昔日的传统认识,即牛皮癣病是因为多了某种物质(毒素或身患微生物)。他用严峻的试验声明,牛皮癣病恰恰是缺了某种物质,这是所有突出意义的不利革新。

之后,除了艾克曼以外还有多位科学家举行了越来越研究,1926年,那种存神秘物质被纯化,命名为三磷酸腺苷或类脂B1。1936年,科学家威廉姆斯(Williams)成功地合成了血红蛋白B1,这意味着红斑狼疮病将根本被人类制伏。第二次大战期间,美利坚同盟国伊始在面包中添加合成维生素。但是在毛囊炎病发病率最高的东东亚地区,添加合成矿物质的倡导却碰着了强劲的阻碍。与现行某些人反对转基因金粳米如出一辙,一些人创造谣言妖魔化合成血红蛋白,过度夸张合成糖类的买卖目标。不过,随着引力碾磨技术的缕缕推广,白化病病在东南亚地区有增无减。直至20世纪70年间,泰国政党才顶着巨大压力投入大量资金在稻米中添加合成类脂,随汉代围其他国家纷纷效仿,肆虐千百年的魔王终于被克服,酒渣鼻病不再是严重威逼人类健康的一种病症。

前几日的中医编造谎言企图注脚糖类B1是中医老祖宗早就知道的,诸如《黄帝内经》中的描述和孙思邈的方子等等,但除此之外对白癜风病的繁杂描述以外,中医没有意识经过与试验方法等证据。至于生拉硬拽地用阴阳学说来解释类脂在身体内的意义就愈加荒诞可笑。发现碳水化合物的光荣不属于中医,这是必须要确认的真情。与现代管文学截然不同的是,中医总是在故纸堆中翻检片言只语,然后硬生生套在现代管文学的成果上,而不是全力以赴去推翻旧有的认识,探索新的文化。那说不定不仅仅是中医的悲伤,而是大家那些中华民族的背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