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失控24章全分析微生物

2019年1月15日 - 微生物

第01章 人造与自然

凯文(Kevin)凯利(Kelly)的失控第一章就指出了一个总的逻辑框架,也就是她的沉思制高点,这就是要用生物学的逻辑来看待社会的上扬,科技的开拓进取,也是首先个系统地把生物学的思考形式引入到对眼前科技的解释当中的一个人。生物学逻辑相对峙的是机械学逻辑,这两者之间有怎样分别呢?生物学和机械学的思想模式是一点一滴两样的:机械学把世界看作一个被顶层规划制作出来的东西,他是纯粹的,我输入一个值,它就会输出一个确定的值;生物学把世界看作是由一颗种子生发出来的、在岁月当中绵延的一个完整,是自下而上涌现出来的。

第一点:在岁月的维度上,生物学更关爱前和后,也就是说部分构成的全体并不是社会风气的敬亭山真面目,你不可以不考虑到有的对部分之间交互的震慑以及在岁月尾的发酵效率,那才是世界的本质;这就是生物学把日子维度放到观看事物里来的结果和看法各异。这是生物学的一个维度,就是岁月维度。

第二点:空间上的维度。机械学基本上是不可以容忍错误的,我们都精通钟表,很多小男孩都拆过一个闹钟,理论上您可以把它再也装起来,可是你会发现基本没有人能东山再起,只要闹钟少一个零件,它就会不转,所以机械学是力求精确的,不过生物学不是以此样子。所有生物的实事求是情景都有一对乱七八糟,都有一些乱七八糟、混沌、脱离控制的东西。所谓“水至清则无鱼”,真实的生态环境都是有错的。所谓生物学的角度看问题,就是要有丰盛的容错性。比如,全世界最井然有序的都市,我想既不是香港,也不是伦敦,一定是平壤,那么些地点是没有其他活力可言的。

二〇〇七年次贷危机在二〇〇八年演化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为啥大部分经济学家都心有余而力不足预计?我以为现代教育学大厦的功底出了问题,打开农学课本,都是卓殊错综复杂的数学公式,其实这个内容的底层逻辑就是牛顿力学式的机械学的思辨情势,人类通过构建数学模型,输入一个值,相应拿到一个出口的结果来预测大家经济的走向,大部分国学家都是这么作育出来的,可是这套方法已经失效了,在展望经济危机,判断一个国度的升势那么些问题上,大量的数学模型已经显示苍白无力。

在Kevin·Kelly的创作中,直贯穿了这般一个探讨形式的:我们人类只是像35亿年前地球的那一锅原汤,就好比那么些单细胞生物正在构建复杂的多细胞生物一样,我们先天也是一锅原汤,我们正在构建一个更大的、大家人类不能感知的偌大。而往异常样子前进,是大家大部分人无所适从清楚的过程。

第02章 蜂群思维

蜂群是什么开展表决和行进的?比如构筑蜂巢这样的特大型复杂的行进,在地方怎么样选用,如何施工,是有女王和多少个工程师决定的吧?KevinKelly通过观望和查阅大量的材料讲明,蜂群的行事是由国有决定的,每一个蜜蜂前往心仪的新家地方,回来将来用约定的舞蹈向休息的蜂群报告,这是一个傻子的选举大厅,由白痴选举白痴,不过意义却颇为震惊,这是根本的分布式管理,每一个单个的蜜蜂智力都卓殊低,不过集结起来的蜂群所暴发出来的效益的确惊人的,这是一种自下而上的能力,是一种持续的兵荒马乱和涌现。Kevin凯利(Kelly)通过蜂群思维提出了涌现的定义。

KevinKelly通过在蒙彼利埃某大厅内的群落实验,2000人还要驾驶一架飞机,2000人分2组玩乒乓球,电影篇幅侠归来中蝙蝠的算法等实例进一步注明涌现的概念和其根本的逻辑,涌现的逻辑就是超人的生物学逻辑,不像钟表逻辑,由A引出B,B引发C,2+2=4这么的因果线性方程式。涌现是指,2+2竟然不等于5而是2+2等于苹果,涌现,是一种提升方向上的衍生和变化,在事物发展势头上的衍生和变化,是但是重大的关键。蜂群思维和涌现的神奇之处在于它从未一个骨干的决定,不过却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只从大气傻乎乎的分子中涌现出来的手,来控制这几个部落,它的神奇之处在于,量变引起质变,当数码和复杂度达到一个程度时,集群就会从蜜蜂中涌现出来,一个大规模的规律就是低层级的留存不可能测算高层级的纷繁。

涌现的定义还有衍生出不少证实比如我们人脑的记得格局和感知系统,回忆好比储存在大脑中广大离散的,非记忆的碎片会聚起来的而从中涌现出来的轩然大波。比如Kevin凯利(Kelly)回忆刻钟候出来旅行的事情,每两次的追忆都不会完全相同。这实质上就是对其再度展开了整合,并且每回想起起来都会重新组合,所用的材料就是分布在本人大脑中细小的凭据碎片。大家的意识正是通过这巨大分布在记忆中的线索而创办了前日。记念是中度重建的,在记念中开展查找,需要从数额巨大的轩然大波中挑选出什么是最首要的,什么是不首要的,强调根本的东西,忽略不重大的事物。

Kevin凯利(Kelly)随即指出了涌现出来的活系统,或者说群系统的利与弊。好处包括,可适应性,可发展,弹性,无限性,新颖性。缺陷在于,非最优,不可控,不可预测,不可知,非立时。第顶级的了解总是互相顶牛的,Kevin凯利(Kelly)并不认为机械学逻辑错误,或者说生物学逻辑是最好的,他认为,对于必须断然控制的做事,依旧要拔取可靠的过时钟表系统。在急需终极适应性的地点,你说需要的是失控的群件。在将来,最便宜工作的装备将是有一些钟控装置和一些群系统整合的生控系列统的混血儿。

本章的结尾,凯文(Kevin)凯利提议网络是二十一世纪的图标,网络这一个最大的活系统是群体的意味,它是去中央化的,是分布式的,是反直觉的,假设是原子代表了千古,那么充满活力的网络则象征了将来。

第03章 有心智的机械

本章凯文(Kevin)凯利(Kelly)通过他的意中人马克(Mark)博林的机器人的实例提出了分布式管理的概念。一起先马克(马克)博林的团队计划机器人的笔触是搞一个中央化控制的处理器,有它来支配机器人的移动,然而发现音讯过载无法运行,后来博林想出了缓解方案,就是割舍主旨处理器,使用爬虫的布局,新规划的机器人(博林将其命名为成吉思)有6条腿,每条腿都有一个小型马达和一个小处理器来决定腿是升如故降,这6条腿互相之间传递信号,每条腿只做一个简练动作,抬起来放下去,抬起来放下去,当中有一个概括算法,当一条腿抬起来的时候,另外5条腿再像某个方向移动,就是如此一个无限简约的算法,让成吉思动了起来,就是这样一个最好简约的算法让这些机器人具有了特别高的灵性,碰到障碍物可以避开,遭受什么样陡坡可以翻越。

发源澳大马拉加的工程师布鲁克(布鲁克(Brooke))斯借此演说了一个广大适用的生物体原则:当某个系统可以健康运转时,不要打扰她,要以他为根基构架,在本来系统中,改进就是在现存的调剂好的系统上打上补丁,原先的层级继续运行,甚至不会专注或者说根本不必去留意到其上还有新的层级。这就是分布式控制结构的降生,也被化学家称为兼容架构。其底层的逻辑就是繁体是依靠叠加发生而不是依赖改变其中央构造暴发的,更高层级的行事在起主导效率时,需要兼容较低层次的所作所为。真正的扑朔迷离是依靠叠加而不是改变其基本社团累积起来的,这种分布式架构也就是兼容架构。

KevinKelly进一步提到,人的大脑和躯体表现模式的架构也是兼容性架构,自下而上,分布式管理,并不是主旨化管理,这多少个时候,很多个人就会问人难道不是核心集权式的管理体系吗?大脑作为中心处理器来支配我们的移动,可是事实并不是这般,数学家Denny特提议人的大脑社团是分布式的,诸如思考,意识,等等不同的功用都源于于不同的有的,科学界正在形成共识,人的意识是从一个由千千万万玄妙而无心的神经环路构成的分布式网络基本涌现出来的,人的记得其实就是大脑神经的回路,当你在回顾依然学习时,其实就是大度的神经细胞在集结,在竞相,在涌现,正常的大脑,你想某件事或者思考某件事时间越长,程度越深,形成的神经回路也就越显然,凯文(Kevin)凯利(Kelly)说,他在时辰候直接和大爷去野外露营游玩,日常欣赏夜晚漂亮的星空,当他老了后头看到星空就会记忆起儿时和三叔在一起的某部夜晚,可是每个记忆的场景,都不一样,四伯说的话,周围的景观等等细节都不等同,我们的记得是中度重建的,在回忆中展开搜寻,需要从庞大的神经细胞承载的音讯中选择事件,一贯涌现出来形成回路。人类的意识也是分布式的,所以怎么人有多面性,人有两样的人头,都是来源于大脑意识的分散化和分布式的特色,生活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激情下,我们也会频繁的变型着我们的心性,根本就从不一个确定的“我”在主题我的所作所为,人无我,公司无我,国家无我。

凯文(Kevin)Kelly在书中还涉嫌了一个试行,就是黑盲实验,把参与试验的人关在看不见东西,听不见任何动静的黑屋里,并且观察人的行为,在关了2天未来,所有的实验者都失去了常规的思维并发出了幻觉,注意力和发现已经四分五裂,才及时平息实验并让实验者復苏了健康。Kevin凯利(Kelly)提到,身体是意识乃至生命停泊的海港,是阻挠意识被自己酝酿风暴吞噬的机械假使人体不和外侧发出接触,那么人的神经系统并不会歇着,他会自己运作,并冒出幻觉,神经网络会自己暴发涌现!

布鲁克(布鲁克(Brooke))斯认为:一旦拥有了人命对外界做出反应的主题原则,就足以轻易的衍变出解决问题,创建语言,举行推导等高档智能,他越来越指出,从单细胞生物进化到昆虫花费了大致30亿年,从昆虫进化到人类却一味花费了五亿年,生物在衍生和变化的长河中不断的涌现,速度越来越快。所以这也就是分解了Darwin进化论的科学,假如把地球化作24时辰,那么从地球诞生的0点到夜里9点15秒钟,基本什么都尚未,然则到9点15分,大量的物种突然冒出,寒武纪物种大暴发的基本逻辑就是涌现,大规模数据庞杂的种群涌现加速了新物种的面世。

第04章 组装复杂性

史蒂夫帕克(Parker)德是笔者凯文(Kevin)Kelly的心上人,他想要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央重建一个真正的草地,要在这片土地上构建一个袖珍的生态文明,可是几经尝试他都未果了,或许是因为根本物种的不够仍然其他原因我们不可以构建新的小型生态。随后Kevin凯利(Kelly)引出了本章的逻辑,这就是多多益善体系都对始发的规则大为敏感,但是普通都会转为有序状态,一个细小的不比就会促成它的乱七八糟,而这种生态系统的安澜与混沌理论相周旋。

尽管把小型的生态系统看成一个分布式的网络,那么每个物种都在一个了不起的分布式网络中与其它五中吗有松懈的关联。假设您想要一块湿地,无法只是灌入大量的水就顺风了,你所面对的是一个早就历经了相对年的系列,仅仅列出一份丰裕多样的物种清单是遥远不够的,你还非得有结合指南。

凯文(Kevin)Kelly接着指出如此一个逻辑,这就是大自然一般都是接纳临时的脚手架来形成自己的过多系列,比如,由于手指的抓取,灵巧的指头使得人类的智能进一步上扬衍变,并且有着了打造工具的能力,不过只要只可以创建,手指本身不再变得那么不可或缺,建立起一个高大的序列确实需要广大等级,而这几个等级对于系统本身的运行并非必须。人们在确信与任何四指相对的大拇指在智能进化中的必要性的还要,也毫不怀疑现在的人类可以脱离拇指举行考虑。

20世纪60年间,一个大英帝国女郎在北非树立了一块小型的生态系统并且抵抗住了大漠的侵占,KevinKelly通过她的例证引出了低收入递增的概念,拥有者将会得到更多。因而KevinKelly说到了机械,复杂的机械必须是渐渐的,而且往往是直接的系数的,别期待通过几回华丽的组建就能到位全套功效类别。你无法不首先制作一个可运行的系统,作为你确实想成就的类别的做事平台,你必须要有一只“机械拇指”,在组装复杂机械的过程中,收益递增是经过反复持续尝试才拿到的,也就是一个成长的经过。

凯文(Kevin)凯利把科技的进步比作生态系统的成人,这是独立的生物学逻辑,参预时间的维度来看待科技的衍变,而不是机械学思维,指望它一出现就是无微不至无缺的,他提出即便我们富有现存电话系统的装有关键技术,但假如缺失了从过多袖珍网络向一个大地网络成长的过程,我们也不容许组装出一个与现有电话系统一样顶天立地且保险的替代品。创设极其错综复杂的机械,如将来一代的机器人或软件程序,就像还原大草原或热带岛屿一样,需要时日的延迟才能不负众望,这是确保它们可以完全正常运行的绝无仅有路径。没有完全发展成熟或尚未完全适应外界多样性就投入使用的机械系统,必然会惨遭众口一致的斥责。用持续多长时间,再听到“时机成熟,再把我们的硬件投放市场”时就不会觉着可笑了。

第05章 共同前进

位居镜子上的伪君子是何等颜色的?这是20世纪70年间数学家布兰德指出的一个谜题,变色龙之谜的奥秘让广大人陶醉,即使不同的人指出了广大不一的答案,不过凯文(Kevin)Kelly认为最契合逻辑的答案是变色龙会保持进入镜子反射区域这弹指间的别样颜色。通过那个思想实验,凯文(Kevin)凯利(Kelly)引出了本章的逻辑这就是不同于链式的报应关系,网状的报应循环,古希腊的文学家们乐此不疲于链式的因果关系,研讨如何沿着因果链条追溯根源,直至找到最初的由来,这种反向推倒的途径就是上天逻辑的底子,也就是线性逻辑,而变色龙实验彰显的是一种截然不同的逻辑——一种网状的因果循环。在递归反射领域,事件并非由存在链所触发,而是由一系列业因如奇趣屋般地反射、弯曲、相互互映所致。与其说业因和操纵是从其源头按直线发散,倒不如说它是水平扩充,如同奔流的潮水,曲折、弥散地放出着影响力。浅水沸腾,深潭无波;仿佛万物相互间的涉嫌颠覆了时空的概念。

在物质世界中,一件事对另一件事的熏陶随两者之间的年月或空中远距离的增大而衰减。在测算领域中,或至少在总结领域的旧有情势中,一个随便的微薄事件有可能、也再三会招致任意的根本影响。自然生态系统中的控制轨迹也呈发散状溶入因果关系的界域。控制不仅分散到半空中,还趁机时光而渐渐模糊。当变色龙爬到眼镜上的时候,诱使其变色的业因便融化到一个因果自循环的界域中。事物的推理不像箭这样直线行走,而是像风一样四散开来。

凯文(Kevin)Kelly接着提议了一块前进的逻辑,共同提升也就是并行影响的物种之间互相的发展演化,进化就是络绎不绝适应环境以满意自身的急需,共同前进是更周密的腾飞观点,就是不断适应环境以满足相互需求。自然界充斥着如此的实例,实际上,任何生物,只要能适应其广泛生物,就足以在某种程度上起到直接的联手提高触媒的职能。既然所有的海洋生物都相互适应,就代表同一生态系统内装有生物都能透过一直共生或直接相互影响的不二法门出席到一个联袂提升的合并体里。共同提升的力量由一个浮游生物流向它最亲切的近邻,然后以较弱顶尖的波状向广大扩散,直至波及所有生物。那样一来,地球家园中由亿万物种构成的松弛网络就编结起来,成为不可拆分的同步发展系统,其组成部分会自发进步至某种不堪设想的、稳定之非稳态的群集状态。

随着Kevin凯Lyly用NASA在火星探测生命的例子提出了动态平衡和千古跌临的事态才是系统真正具有活力的申明,通过什么样破解博弈论中囚徒困境的例子提议了人类的博弈互动与生物共同衍变的相似之处双赢是同步前进情势下生命所演绎的故事。,

大家所处的互联网时代,大量的新奇科技,事物在底部不断涌现出来,无论新生的东西是咋样,都不是独自的,而是在与任何东西一块提升。在这些时代,开放者赢,中心控制者输,而平静,则是由持续的误差所保证的一种永恒跌临的情景。

第06章 自然之流变

Tony博格斯(格斯)是一位沙漠生态学家,经过长日子的琢磨观看,他得出结论,多变的降雨量是荒漠持续的重中之重。均衡既是死亡,它不但表示死亡,它自己就是物化的状况,系统想要变得加上,就需要时刻和空间上的生成,不过变化的太多也相当,只有注入活力才能让总体序列活起来,保持生机。凯文Kelly进一步提议,即使说自然是树立在坚韧不拔流变的底蕴之上的,那么不安静可能就是引起自然界生物类型丰裕多彩的由来。不平稳的本来力量是多样性发生的发源,也就是平稳发生多样性,多样性又带来了安居。

微生物,加德纳和爱碧西是两位处理器科学家,他们在上世纪70年代的学术探究中发现只要增添关联度领先某一临界值,系统从外边骚扰中回复的能力就会蓦然下降,也就是比起简单系统,复杂系统更易于不平静。大量的生物学家也找到了同等的规律,生物种群从灾难中回复的比率,取决于食物链的尺寸,和一个物种所对应的被掠食者和掠食者的数据,当食物链越长,环境破坏带来的熏陶就会使得彼此功用的食物链网络越不平静。

生物的多样性究竟从何而来?微生物学家亚当斯(Adams)在塑造一组大肠杆菌时意识这么一个过程,给菌株一个稳定性的发育环境,每一个大肠杆菌都会有一模一样的温度和滋养,然后这么些菌虫就会复制发酵,经过400代的复制分裂之后,大肠杆菌就会孕育出和自家基因稍微有生成的新菌株,在稳定性的不变的环境中,生命原始的走向了多样化。生物学家还得出一个结论这就是将生物投入恶劣而形成的条件都能发生更多的多样性,假如想要得到和生命实在类似的所作所为,不是想尽成立出真正复杂的古生物,而是给简单生物提供一个会同富饶的形成环境。

生命是一种连接成网的分布式的存在,当数码聚集到一个一定大的档次的时候,涌现的力量就出现了,一旦扎下了根,就再也不会放手了,生命毫无停歇的个性,与活系统的纷繁密切相关。现代社会诸如网络,统计机,照相机等等都是一个个错综复杂的活系统,形成网络的扑朔迷离会恶化事物之间通常的可靠性关系,现代社会中大量的机器都是由模块组合的,比如相机有了许多新的构件组成的子集,这样的预制构件越多,发生不可预测的不行预知的所作所为的全部可能就会越大。创建性的失灵是活系统的机要标志。

生命的概念是怎么样?Kevin凯利(Kelly)说通过团体各样无性命部分所涌现的表征,不过那特色却不可能还原为各样组成部分。也就是说生命是从对物质的类网络社团中涌现出来的,它就像概率法则,只要把充足多的预制构件放在一块儿,系统就会以平均律显示出某种行为。

KevinKelly最后说道。人类历史上有3个大的中止,第一个是哥白尼排除了地球和情理宇宙其他部分的间歇,第二个是Darwin排除了人类和有机世界的任何部分的中断,第两个是弗洛伊德排除了自家理性世界和潜意识的非理性世界的刹车,而前些天大家正在面临第五个间断,这就是全人类与机具之间的暂停。大家不必把生物和机具区分开来,因为这二者之间将没有区分。用生物演变的理念去看待机器,科技的前行,才是一种真正实用的视角。

第07章 控制的勃兴

KevinKelly在第七章指出了关键的定义这就是怎样的机械才是真的有生机的,才会自己衍变,不断成长。他先是举了2个例证,一个是指南车,还有一个酒吸管,这三种机器的遵从就不详细表达了他认为这并不是真正的机器,而是人类回路的一部分。他认为人类历史上首先个实在的机械是由一个整容师克特希比乌斯所发明的调节阀,用于精细地调准水钟的时光,那个调节阀是常有第一个可以自我调节,自我管理,以及自己控制的非生命体,从这一个含义上说它也就变成了第一个在生物学范畴之外诞生出来的自身,这是一个确实的性命,从里头暴发控制,而我们今日为此把它看成自动装置的鼻祖,是因为它令机器第一次可以像生物一样呼吸。之后沃特(Wat)t所改良的蒸汽机其中的复杂装置,也就是瓦特(沃特t)的飞球调控器也是一种万能式的自家控制。由改善后的蒸汽机所释放出的高大能量不仅代表了奴隶还吸引了工业革命假设不是有长足推广开来的活动反馈系统所引起的消息革命与之并行,工业革命便不可以称为革命,要是瓦特的蒸汽机一般的火力机械缺失了自家控制体系,那么根本不容许释放大量的劳引力,所以说是信息,而不是煤炭,使得机器的能力变得有用,进而予取予求,由此凯文(Kevin)Kelly指出,工业革命并不是为了进一步扑朔迷离周详的信息革命做出准备的原始孵化平台,相反,自动马达本身就是知识革命的率先品级,把世界拖入信息时代的,是那个粗糙的蒸汽机,而不是这一个细小的芯片。

继而科技装置的演化变得越来越复杂,单纯的因果报应链式逻辑已经不可能解释科技这样一个活系统了,因为拥有的因素都是相关联的,所以只要您控制住中间一个对产品起关键效能的元素,那么您就出色直接的决定住了所有的要素。假使具有的变量都是紧密有关的,而且如若你实在能够最大限度的支配其中的一个变量,那么您就可以直接的决定其他兼具的变量。

每一个活系统就是一个悠悠的展开自己復苏的如出一辙反复。也就是说每一个机械自我都是一场准备求证自己特点的冲突,恒温系统的我内部总是在争议到底该调高依旧调低,阀门系统则会不间断的就她所能执行的绝无仅有的,孤立的动作举办争执,是否应该移动特别浮子?

如何的机器才是真正具有革命意义的机械?这就是失控的机器,而不是备受人类完全控制的机械。智能控制呈现为无控制或者随便,由此它是不折不扣的智能控制,愚蠢的决定呈现为外来的的调教,由此它是不折不扣的愚昧决定。智能控制施加的是无形的震慑,愚蠢的操纵以炫耀武力造势。

凯文(Kevin)凯利最终说,引领下一代的新的技艺爆炸的机械或者科技,必定是失控的,有自适应能力的机器或者科技,虽然想要智能的决定,唯一的方法就是给它们自由。

第08章 封闭类别

从人工珊瑚礁到关闭生态球,从人与绿藻共存到生态圈二号,地理学家总想成立一个受控的查封类别,以餍足未来外太空殖民的内需。可是,我们的地球,也就是生态圈一号,是经过大量年的自然发展而形成的,经历过不少次诞生于毁灭、平衡与不安,才达到现在这种失控边缘的平衡意况。

想要复制生物圈一号的性命奇迹,是一件异常窘迫的政工,海洋生物学家劳埃德(Lloyd)。高梅兹花了一年的刻钟,才找到形成珊瑚礁的不错结合顺序,而后又运行了5年时间,礁体才形成自己保障系统。约翰(John)。Alan建设生态圈二号,花了三年岁月,面积达三英亩,具有7个生态区,可以满意8个人的自给自足的生存所需。这多少个中最成功的的封闭体系是由小虾与水藻组成的生态球,最长的已经运行了十年之久,而生态圈二号,只运行了2年半的时辰即公布失利。原因有:化学元素循环平衡失调、物种关系失调、水循环失调、食物短缺,在二零零五年,该工程被售卖,现在变为游览社区!生物圈二号的设计师们总括出了一些“生物圈原则”:1、微生物做绝大部分的行事。2、土壤是有机体。它是活的。它会呼吸。3、创设多余的食物网络。4、逐渐的扩大多样性。5、虽然不可能提供一种物理效能,就需要效法一个近乎的功力。6、大气会转达任何系统的情状。7、聆听系统:看看它要去哪个地方。

数学家在与各样海洋生物与环境开展坚决奋斗未来得出的下结论是,人工合成的封闭生态系统在条件成熟的情状下,会活动运作,而人类的支配往往会打破自然的平衡,那在合成的查封类别中会造成大量人类借助的物种消失,使得人类无法继续在内部生活。或许,让合成的封闭连串活动运作一段时间,达到稳定后生人再参预,不是用作控制者,而是一起进步的成员,影响而不是控制总体封闭环境,这样的话,合成的查封类别可能会正常运转起来,人类的太空殖民之梦才会落实。

生命的活着与提升,或许就是失控边缘的一种祥和,其余,共同前进的多样性也在试验中赢得了集中的反映。在本章的最终,凯文(Kevin)Kelly将这样的查封系列扩大到了宇宙,他说:“宇宙的生态项目是:封闭体系(各星球)中的某个星系,像被锁在镜像瓶里的两面派这样疯狂的发明者各样东西。而不时地,从一个查封序列中生出出来的突发性,就会给此外一个查封连串带来震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