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有些故事的B面

2019年1月19日 - 微生物

有关 别离 的四个故事。

#1.

无人区。

穿越他前方第一条壕沟后,就是无人区。

夜深人静的泥泞之地,一个又一个的水洼中镶嵌着金属碎片,破碎了的一片一片的铁丝网,缓缓焚烧的枯木,谷雾缭绕,他看不清前方的实际情状。

零星的步枪声,断断续续,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响起。

响声,从天的这边传来,行驶过万籁无声,穿越过战争的云烟,跃过第一条壕沟,响彻在她的耳畔旁。

那是一匹战马。

一匹没有主人的战马,丢失的战马。

它低着头像是在吸允着一个大坑中肮脏的水,像一匹在他的家乡日常看到老马一样,它的背上是斑黄的马鞍。

他的手头是一把猎枪。

生锈的猎枪。

她的脸部是红色的灰烬,他睁开了火红的双眼,他看着空旷的天空,他深吸了一口气,他紧紧地握住了猎枪。

那是一片金黄色的麦田。

她的故园。

一位熟谙的丫头站在那里,站在金灰色的海洋之中,风从天上中吹来,拂过那一束束的麦穗,在她的身边、周围荡起一道道金黄色的波纹。

微生物,流着血。

闪着光。

她紧闭着呼吸,手中提着生锈的猎枪,奔向那匹战马。

她翻身起来。

拉直了缰绳。

战马载着她,朝着很远很远的地方奔去,那里响起了越发密集的枪声。

马儿跃过了那条最最纯洁的河岸。

他站在这片热土的金色的麦田中对她微笑。

风中弥漫着玫瑰即将凋谢的味道。

#2.

她刚办完了步骤,领了登机牌,行李静静地躺在传递带上,风流云散。

宽阔的候机大厅里人很少,偶尔有一丝和风吹过,她牢牢了上下一心的大衣,拎着包,漫无目标地走。

停止他的步子停在了一家集团的门口,白色发光的字母从左到右整齐排列,是它的名字。

G-TAKAYA

designed by TSUTAYA

它是一家书店,里面洋溢着时髦的现代主义风格。

那不足以促使她进入,但她如故走了进入。

因为后边的名字,TSUTAYA

和纪念中的一样,没有门的书摊,自由通行。

第一显示给她的是桌上那一排排的kindle,种种型号的kindle,各式种种的kindle,可是在她眼里,只是有大有小,有黑也有白。

“你精晓这么些kindle的区分呢?”

她看着她,摇了舞狮。

他笑啊嘻着,站在书店门口,指着一个又一个的kindle,对他说,“那是Fire,那是Paperwhite,那多少个叫Voyage,那是风靡的旗舰Oasis。”

桌上那一排排的kindle,各类型号的kindle,各式种种的kindle,可是在他眼里,只是有大有小,有黑也有白。

她摇了舞狮。

她叹了一口气,随便拿了一台kindle,拉起她的手。

“你想去逛什么?”

他忽然眼睛闪了一下光,笑了起来,“那边有窘迫的工艺品!”

她摸了摸包里的kindle,漫步走向文具区。

五颜六色的笔盒,五颜六色的笔,五颜六色的台式机…

而是她转身伫立在一个手工品面前,一个亚格力盒子中,彩色的纸板拼装而成的小风车在自顾自地打转。

小风车在自顾自地打转。

他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它。

她坐在对面,低着头看她的书,时而他会抬初步看向她,而她却目不窥园地看着风车,安静地听着随风车转动而响起的音乐。

TSUTAYA中的书很多,尤其是热海这一家店。

他俩来到日本,来到热海,旅行中的每天都那一个穷奢极欲地坐在热海这家书店里,坐在透亮的出生窗前,他看他的书,她发她的呆,世界就如都纹丝不动了,唯有时间进而风车缓缓地打转而私下流逝。

而这家G-TAKAYA却不曾书。

她环顾了周围,机场候机楼中这家小小的书摊,卖的都是些文具、手工回顾品和小玩意儿。

什么时候,她最为喜欢它们。

而此时的他,却不行想买一本书。

他想,或许该走了。

当他回身的一弹指,她见到了一个身形从手边穿梭而过。

在那片蔚蓝的海边,一家TSUTAYA的书摊,她违反了书店的老实,拿着她的书奔跑在过道上,她转头大笑,他紧随其后奋力地跟随,他在微笑。

那七个熟稔的身影和此时的他擦肩而过。

算是他抓住了他,牢牢拥她入怀。

他对她说,“日本东京也去过了,热海也来过了,我们回家吧。”

怀中的她,

独自一人愣住了的她,

啊了一声,点了点头。

她俩走了,牵开首离开了TSUTAYA

她也走了,拎着包,脚步沉重地离开了这家没有书的G-TAKAYA

“这家G-TAKAYA,除了书,什么都卖。这些世界,除了您,什么都有。”

#3.

“你明白夕阳的颜色吗?

惋惜的是此处没有夕阳西下,也未尝新生,只有连绵不尽的黑夜,偶尔的极光闪着蓝粉红色的亮光布满黑玛瑙般的背幕之上,还有那日复一日的星光。”

她站在船头,静静地看着挥动着膀子的他,她在眺望着什么样,就像是看到了海平面之外的社会风气。

“啊,那一个不是清晨啊?”

他指了指他的身后。

“恩?”

他直接在幻想着,幻想着温馨并不曾走远,只是绕着家门行走了七日,绕着环城的山脊,绕过急促的江湖,怀抱着惊讶看遍生活在此间很久却忘记的风物。

不过,他的确忘记了那仅仅只是幻想。

他后天坐在远洋的大船上,他不领会自己为啥会在此地,他出神地望着海鸥扑击了刹那间水面,听到雅观动听的褒奖,帕耳塞洛珀的歌喉。

“那里叫做长新疆,大家是被你们叫做塞壬的女妖。”

“我叫作帕耳塞洛珀,我是地狱的引路人,大家用歌声带领飘散在世界上的亡魂走向冥界。”

想必,在上马,那是属于空灵的响动,婉转明脆,如同回想深处的一片竹林中有位驾驭的老姑娘,她跪在草地上用木板敲打着空心的竹筒,一声轻响一声紧凑接着一申明脆。

他不想回忆,不过歌声穿过左耳悄悄流进了大脑里,声音中枢在告诉她,一个曾经想要忘记的故事。

不错,他明白那几个故事,轻声说起,那是呓语,又是自言自语。唯有和睦清楚的明确,微微阵雨下,雨湿润了她额头的刘海,她身体前倾跪在草地上,细长的双手抚过竹筒,微微抬起了下巴,朦胧雨丝中那挑起的一言一行依稀可知,“梆~!梆~!梆~!”,她右手将竹筒轻轻地按在石块上,左手扬起木板垂直地落下,“梆~!”

“喂,你叫什么,为何要这么安静地站在那里?”

“啊?我吗?”

“为何要站在这边?”

“因为想要听到你的歌声。”

变了,没有细细雨丝中的朦胧和犹疑,没有了理想的细腻婉转。

远处的大山,在晌午的薄雾中,显得灰灰黄黄,她站在急流之上的大桥上,靠着冰冷的栏杆,极目远眺。细长的思路,逐步得离开她的肉身,轻轻地飘起,轻轻地飞舞,穿过薄纱的云层,跃过千军万马的高山,忽然一道明亮的闪光照耀在她随身,明亮并不刺眼的强光。

“啊!是塞壬海妖的歌声!加快前进!要耳塞塞紧自己的耳朵!加速进化!”

潜水员们尖叫起来,用木塞子堵住了温馨的耳朵,他们慌成一团,颤抖地望着三位赏心悦目的幼女挥动洁白的膀子。

无边的大洋中,随风飘扬的不仅仅是日新月异的风帆,也不只是承接着各类逝去灵魂的只求,还有那漂亮动人又虚空飘渺的空想。

三座巨石组成的小岛,漂浮在辽阔无迹的海洋中,已经断裂翅膀无法飞翔的天使,孤独地朝着深蓝海平面眺望,遥望梦想的船舶悄然来临,轻轻而来,带他们回到久违的故园。

她站在船头,却摘掉耳中的盖子,静静聆听她们的歌声:

歌声,在黄昏的河上飘游,

来啊,英雄,为啥如此那样痛心?

放下心头的长剑,让痛心和愁绪远走。

晚霞中,镀杰克逊维尔的白帆破浪而来,

少壮的潜水员立下誓言决定克服那片海,

而却不曾知天空早已升起的大雾。

赏心悦目的歌儿,送出欢愉,送走苦痛,

请抬头仰望,仔细遥望心中的架空;

大家的歌声如普照世界的年月光明,

深明人间大地经历的战火与爱情…..

请为止发展,前来倾听大家的歌声!

请为止前进,静静聆听大家的歌喉!

余晖脉脉,碧水悠悠

千帆在河上飘走

喜欢的一眨眼之间间

甘休了千载的寻求…

*
*

#4.

太阳能帆板缓缓地展开。

通过金星的时候,他悄悄地发生去一条音讯。

当音讯通过电磁波跟随着光传播出去的时候,他多少惴惴不安。

金星的引力把他甩了出去,像一支箭,离开了弦,朝着最后的目标地,坚韧不拔。

当她第三遍接到他的短信的时候,她那么些好奇。

那是一句道歉。

事过很久,时间的步子永不甘休。

他回顾了他。

高等校园的时候,最初,她并不认得他。

那阵子的相遇,她趴在一摞摞的考研复习资料之中,优伤地哭泣着。

她被分别了。

在一个极致要求呵护和陪伴的时刻。

但是,她遇到了她,他抱着一样厚重的一摞摞的求学材料,轻轻地拍了一晃她的双肩,她泪眼朦胧地抬初步,他笑着问,

“你好,旁边有人吗?”

早就有过,现在不在了。

他从容地坐下。

在他哭花的妆容前,他安慰他,激励她,陪伴他。

她复习她的考研,他看他的那多少个可怜理科的书,上面的名字都是些关于宇宙、物理、航空航天的东西。

理所当然他成功了,不过在另一个她的伴随下。

那天夜里,她鼓起了勇气,准备向她评释自己的胆气。

可他却意料之外不在了。

稍许年之后的今日,在她即将忘记的时候,他又关联上了上下一心。

他倍感和他里头的通信就像是间隔着什么,时间?

中期的时候,她发一条短信,他会隔半个小时回复他。

一年一年地过去,间隔的时光从半个时辰变成了一个小时,变成了半天,变成了一天,变成了一个月,变成了半年,变成了一年..
..

她从公司先前时期的实习生,成为了老员工,她和别人谈起了恋爱,她结婚了,她有了小孩子,她曾经都忘了上一条短信上中他们聊了些什么了。

二十年过去了。

他和和气的小孩,她的恋人,坐在沙发上,瞅着电视机,那是太空总署的新闻,有关一颗太空探测器即将寿终就寝的信息。

蓦然,她的手机响了刹那间。

十年之后,她再次接到了他的短信。

音讯很长,有诸多字。

他仔仔细细地翻阅着。

「时间平素阻止在我们中间。」

「对不起。」

*
*

音信正在播放一段纪录片,比较模糊的画质,画外是一个致命的男低音在配音。

“卡西尼号探测器即将完成了它的职责。”

“二十年前,卡西尼号从地球出发,通过金星中转,飞出了太阳系,前往克洛诺斯星球举行太空科学探索职责。克洛诺斯星球是一颗气体巨星。早在卡西尼号此前的探测器,曾经发现围绕克洛诺斯星转动的两颗卫星存在生命痕迹,所以找寻生命和适合人类居住的星星,就是卡西尼号的尾声职责。”

「对不起,我要和你说声再见。我统计过,大家之间的离开,已经供不应求于援救我们当即的杂志发表,我收到你上一条音信的时候,恐怕你那里已经过去五年了。而我的沉重即将病逝。」

*
*

“上边是卡西尼号在其终焉之时发回的图像,它形成了祥和的沉重,成功地意识一颗卫星上设有水和有机微生物。”

「对不起,请见谅曾经的不告而别。」

「第几次在体育场馆看到你,你和你的已经这位,我想给予你更大的甜蜜,可惜我并不曾丰硕能力。但是总的来看后来的您并不美满后,我说了算陪伴你一代。」

「生命很短暂。」

「在时间的步伐中,只是一转眼。」

「我自小患有不治之症,但上帝给自己开了另一扇窗户,我很聪慧,拥有比普通人尤其智慧的大脑。」

「我直接知道您那晚的胆量,一向记得。」

「对不起,我给予持续你永远的甜蜜。当时的本人活不了多长时间,那几个星球已经力不从心容纳我,于是我接纳了宇宙空间。」

*
*

“卡西尼号拥有世界上先是台人工智能总结机,能在相距地球数千光年外的高空中,无人的图景下响应任何的暴发景况,及做任何的科学实验和切磋。”

「卡西尼号探测器,或许现在的您应当通晓是如何了。那就是自己,二十年前的统计机技术力量简单,不能创造出真正的人工智能,而在离开地球数千光年外的太空中须要一个人造智能。」

「他们须求一个生人的大脑,宇宙也急需自我。我的身子已经死去,而自己的大脑带着独具的发现成为了“人工”智能。」

*
*

“上面是卡西尼号最后的场所,是由其的接替者,潘洛斯号通过光学望远镜拍摄到的留影。”

卡西尼的终焉之刻。

他的手颤动了起来。

他抬起了头。

看样子那副画面,一一和手机上的文字对应上。

「说点高兴的啊。」

「你说您结婚了。固然一度过去了5年,当您接到音讯的时候,已透过了十年,不过我要么要祝你新婚欢乐。」

「我的时间到了。」

「外太空并不是很美,它很黑,什么也从未,没有光,没有动静,没有你… 」

*
*

电视上的镜头,卡西尼号缓缓地裁撤了太阳能帆板。

推进器熄灭了地点的火舌。

它悄无声息地漂浮在一颗卫星旁。

“由于卡西尼号被打造的漫漫,技术不成熟,探测器不可以回收,所有的器材的寿命只有二十年。”

“而五年前的明日,它的时间到了。”

“为了爱戴存在生命的两颗卫星,卡西尼号选用朝着克洛诺斯那颗巨型气体星球撞击而去。”

她见到了她,探测器变成了二十年前这时,他这年轻的笑脸。

「真希望能再观察您。想看一看你脸颊的光晕是否能掩盖那宇宙璀璨的星光,就好像让灯光在光天化日下方枘圆凿。」

「再见了,晚安。离别竟然是那般甜蜜的痛苦。」

*
*

她的眼眶里已经湿润了,红彤彤的双眼看着电视机里的画面。

探测器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摇摇欲坠,在竭力地飘落,最终,朝着被一圆圆的气体旋转的庞然大物星球飞去。

它在跌落。

他在哭泣,像极了那晚原本开心却惨不忍睹的友爱。

它浑身上下冒起了火苗,在乌黑无垠的宇宙中闪烁着璀璨的强光。

“永别了,卡西尼。”

#5.

她闭上了双眼。

就要步入冬日的时令,在四月末十5月尾的雨夜。

从未带伞的他站在一棵大树下抬头瞧着灰黄的路灯,瞧着大雨一串串一滴滴穿过前边的灯光,在乌黑的夜璀璨的城市里划过属于它们的小家碧玉。

它们打湿了她的衣领,打湿了他的背包,它们和风会逐步使他觉得寒冷。

可是没什么,他在想,因为自身有个在家的他。

久违的公交车从濛濛细雨中现身,他登上久等的车子。

雨露轻轻地打在车窗上,小水珠逐步地滑过眼镜,而他的脸部却显得那么的要紧。

公交到站了。

他慌忙地下去。

他顶着更为密集的雨点,跑回了家。

推开熟习的大门,温和的灯光和熟识的背影映在她的眼脸。

她端起盛好的饭菜转过身来,突然看见门口的她,浑身上下湿透的她,忍不住微笑地放入手中的行情,轻声叫着他的名字,冰冷的湿气渐渐侵入他的心脏,他忍着眼圈内打转的泪珠,迈着大步牢牢将莫明其妙的她抱住,即使感觉奇怪的他用双手同样逐渐抱住了她。

她暗中地落下一滴眼泪,在他耳畔喃声说道:“我爱你。”

她轻声笑了笑,回答着:“我也爱您。”

他乐意的闭上双眼,那整个将不会是一场梦吗。

冰冷的夜将她叫醒,他睁开疲倦的双眼,看着黑暗的天花板,吊灯在那儿却显得悲伤无光。被铺堆在另一旁,而协调赤裸地双手抱着祥和,果然是一场梦,仔细回顾却是那么的温暖,他深切地吸了一口气,翻了个身,然后她看出同样醒着的她,这朦胧迷糊的双眼充满疑心地看着她。

“怎么了?”那轻轻的声响在问。

“没什么,我刚才做了个梦。”他打了个颤抖静静地应对。

“哦?什么梦啊?”

“关于你的梦。”

他静静地瞅着他,双眼逐步恢复生机,她将被子重新盖在他的身上,双手抱着他的脊梁,整个人钻进她的胸口,她说:“我爱您。”

“我也爱你。”他伸开双手同样牢牢地抱住他,亲吻了她的前额。

那相对不会再是梦了。

她闭上了眼睛,笑了笑。

她冷不防揭穿了微笑,静静地躺在棺木里。

一袭黑衣的她望着那笑容,满脸泪痕的她也开放出了微笑。

棺椁的木盖缓缓地关上了,他的面貌,他的一举一动,最终是他的毛发,都毁灭了。

被铲起的一堆土撒在了棺材上。

她的妆花了。

他笑了。

他不在了。


先是篇故事,#1.改编的 性人盒的歌谣《出塞曲》。

第四篇故事,#4.灵感来源 三体的只送大脑 及 土星探测器卡西尼。

有的故事的A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